你的位置: 主页 > 螺纹量规 >

一人撂倒近10家上市公司通讯大亨隋田力的“套利

更新时间:2021-09-27      

  2016年9月27日,隋田力(疑似左三)控制的“海高通信”在新三板挂牌,证券代码“839211”

  上海电气的掌门人进去了。7月27日,“廉洁上海”公众号发布消息,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郑建华出事并不令人意外。两个月前,他掌舵的上海电气就曾主动暴雷:公司控股40%的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出问题的远不止上海电气一家。小编梳理发现,今年5月份以来,已先后有宏达新材、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凯乐科技等多家上市公司公告出现风险。这些公司的共同点是,都从事一种专网业务,且都直接或者间接指向一家叫上海星地通的公司和一名叫隋田力的通讯业大亨。

  是一个什么样的局,让如此多上市公司甘愿铤而走险?又是谁在背后进行利益收割?

  最先发出预警的就是上海电气(SH601727),这家全球知名的上海国资巨头。5月31日,上海电气发布《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截至公告日,公司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极端情况下,上海电气通讯公司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同在5月31日晚,宏达新材(SZ002211)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上海观峰经营的专网通信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以及部分应收账款逾期及回收不确定的风险。具体影响包括,2.51亿元存货可能无法变现,以及存在1.21亿元应收账款逾期的风险。

  7月12日,国瑞科技(SZ300600)公告,公司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对应存货约9844万元)以及应收账款1.67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的风险。

  7月21日晚,中天科技(SH600522)公告,中天科技及其下属经营高端通信业务的控股子公司江东电科存在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其中,江东电科与客户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用设备购销合同。近期,航天神禾在收到高端通信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期限付款至公司账户。截至6月末,公司关于高端通信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12亿元。

  7月23日晚,汇鸿集团(SH600981)公告,子公司应收账款逾期金额达1.96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剩余未交付的库存货值1.77亿元,扣除已收到预收货款后后续可能增加存货的金额1.78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

  也是7月23日,凯乐科技(SH600260)公告,公司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为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上游供应商已出现交付不及逾期;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余额为0.61亿元,目前全部逾期尚未收回;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存货余额为2.11亿元,目前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存在资产减值风险。

  什么样的业务,让如此多的上市公司跳坑?梳理这些公司的业务可以发现,出问题的几乎全部都是一种“专网通信业务”,几乎都与上海星地通也就是隋田力有关系!

  以宏达新材为例。2019年开始,公司新增了专网通信业务,并在2020年创造了4.9亿元营收。据宏达新材公告,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的主要客户就有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江苏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天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天通”)、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等。上海星地通、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正是隋田力的关联公司。

  在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告里,上海星地通、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又是该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的主要供应商。

  “他(隋田力)的资源特别广,能给订单,几十亿的订单。”一位曾接近隋田力的通信业内人士介绍。

  小编结合多家公司的公告梳理出具体的业务模式:由下游客户向上市公司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同时,下游客户会指定供应商,由上市公司支付100%的预付款进行采购,加工后再卖给客户,从而完成交易。

  商业逻辑看起来并不复杂。对上市公司来说,似乎属于“倒手就可以赚”,唯一的缺点就是,需要占用大量的资金。

  这在多家上市公司的年报里都有反映。如*ST华讯,2016-2019年间,上海星地通都位列*ST华讯预付款第一名,各年度预付款余额分别高达5.39亿、5.99亿、3.11亿、1.73亿元,基本占*ST华讯对外预付款的近九成。

  与占用资金相比,上市公司能得到的,首先是巨量的业务,而且能快速增长。以华讯方舟为例,公司自2015年资产重组后有了“军事通信产品”业务,2015年-2019年相关收入分别为3.12亿元、9.95亿元、16.36亿元、15.01亿元、2.38亿元。在合作的前几年,公司业务实现了高速增长。

  有市场人士分析,高速增长的业务很适合在资本市场“讲故事”。回头来看,在介入专网通信业务这个业务后,部分公司的股价出现了快速上涨,个别公司的股价在一年左右涨了6倍。

  如今,这些规模巨大成长性极好的业务,似乎到了要算账的时候。从前述多家上市公司的公告来看,这些公司在向客户指定的供应商支付了大量的预付款后,客户却违约了!

  目光再度聚焦到隋田力,这位神通广大的“通讯大亨”究竟是什么来头?这些专网通信业务的真实性又如何?

  公开资料显示,隋田力为中国电子科技交流中心负责人,在信息通信应用领域经营多年,是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的实际控制人。另据查询,他曾于 1979年1月至1994年5月在部队服役;1994年5月至1998年10月,任江苏省政府公务员。1998年之后进入星地通研究所任所长,并成立了多家平台公司。

  资源丰富、长袖善舞的隋田力,通过大量的订单成为行业内的“大亨”。 一位曾与隋田力做过生意的人介绍,在所有的合作伙伴中,隋有着绝对的主导权,“他可以选择把业务给谁,当然是他说了算。”

  这也决定了双方合作的特殊模式,上市公司在拿到客户10%的订金后,向客户指定的供应商预付100%的采购款,这个预付款往往是客户订金的八九倍,从而形成大量的资金占用以及巨大的风险敞口。

  风险敞口有多大?最极端的情况,如果下订金的客户与客户指定的供应商本来就是一家,生意本身就成了“连环套”。如此多的上市公司,难道就没有做过尽职调查?或者没有产生过怀疑吗?

  据最新消息,部分上市公司已经启动了维权,随着更多消息的披露,事情终将明朗。

  风险提示:知料财经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